11月7日凌晨,在距离中国7777公里的冰岛,来自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赛区的EDG战队,以3:2战胜了来自韩国赛区的DK战队,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场决赛引来了全球观众的注目,而EDG战队的夺冠,也一时间刷爆朋友圈,点燃了全国各地电竞迷们的热情,引发了年轻人的集体狂欢。

据新浪微博统计显示,“EDG夺冠”线亿次,相关上榜热搜高达80个,官方直播观看次数超过1.5亿。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站着的是数以亿万计的中国电竞爱好者们,而这也让电竞行业和职业电竞选手走向了大众眼前。

时间拉回到10月6日深夜。彼时的冰岛,EDG和DK的第四局比赛激战正酣,提前拿到赛点的DK战队,只要拿到这局比赛的胜利,就能顺利拿下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EDG走到了生死边缘。

此时此刻,远在上海闵行区RNG上海总部的刘学煌(游戏id:RNGM.虔诚),也通过直播密切关注着比赛的进展。今年23岁的刘学煌,是王者荣耀职业电竞选手。已经进入职业赛场五六年的他,如此生死一线的情况,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虽然参加的比赛不同,但刘学煌最开始玩的游戏就是英雄联盟,对这款游戏他有着很特殊的情感。

第四局比赛结束,EDG成功把比赛拖入了决胜局。比赛的间隙,刘学煌的思绪,飞回了他的少年时代。英雄联盟2009年刚刚诞生的时候,那时他还不到12岁。

“我老家是江西赣州的,当时有一个老板赞助了一个俱乐部,打我们当地的一个网吧联赛。虽然说只是一个比较小的冠军,但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很开心了。”刘学煌说,因为这个冠军,不仅让他靠打游戏挣到了第一笔钱,也让他产生了要打职业比赛的念头。

因为家里电脑配置比较差,同时也没有钱去网吧,刘学煌早早就断了这个念头。之后,刘学煌考上了赣州的一所中专学校,由于需要住校,玩电脑游戏不方便,他开始接触手机游戏。

2015年,这一年王者荣耀刚刚上线,刘学煌就接触到了这款游戏。“一般都是下课之后还有晚自习结束在寝室玩,还有就是周末和放假在家的时候玩得比较多。”

2016年10月份左右,已经在实习阶段的刘学煌,和几个游戏里的朋友,相约参加了武汉的王者荣耀城市赛,又一次拿了冠军,这又激起了刘学煌想要打职业的念头。为此,刘学煌专门去参加了2016WEFUN微竞技大赛,因为赢了之后就可以获得职业队的青训资格。“碰到了一个职业队的青训队伍,结果比赛输了。”之后,刘学煌回到了老家。

年底,还不死心的刘学煌,参加了MU战队的试训。“线上试训通过之后,他们让我去线下试训,就让爸妈给我买了机票直接飞过去了。”刘学煌说,这是他加入的第一支职业战队。

但是,刘学煌直言,要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竞争是非常残酷的,简直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从我开始打游戏,一直到真正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之前,我身边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和队友,只有我一个人成为了职业选手,包括最初打网吧赛,到后来打城市赛的队友。”

和刘学煌一样,他的队友徐怡然(游戏id:RNGM.六点六)也在时刻关注着EDG和DK的比赛。

“开始和我一起打游戏的那些人,其实是没有成功的,到后面也就只有我在坚持打职业。”徐怡然和记者说了同样的话,他和刘学煌都是属于那种完全靠自己打出来的,因为没有正规的训练,条件比较艰苦,能打出来的人凤毛麟角。

徐怡然告诉记者,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两年,选择走青训这条路的电竞爱好者逐渐变多。但每年报名参加青训,直到最后真正能够从青训脱颖而出成为首发选手的人,很少很少。“因为一个战队就只能有五个人打比赛,除非你自己确实足够优秀。”

RNG电子竞技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向他们俱乐部投简历的就有一万多人,但最后线来人,通过试训真正成为青训队员的只有十几个人。而青训队员想要成为首发队员,就更是寥寥无几。

根据王者荣耀官方于2020年发布的数据,游戏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1亿,而目前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一共只有16支固定席位战队。以每支战队平均10名职业选手来算,整个王者荣耀的职业选手人数仅在160名上下。“16个战队,都有自己的青训队伍。整个KPL,每年从青训打到首发的选手差不多只有十几个人。”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青训大概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打得好了就会被调上一队打正式比赛,或者被其他战队看中买走。打得不好就只能一直训练等机会。“后面年龄大了,没有办法打了,就只能回家去找一份工作,或者转型做教练、做主播、做分析师。”

据《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人数达到9280万,已成为全球电竞产业最大市场。

而相比起接近4亿人的用户规模,真正的电子竞技从业人员却很少很少。2019年6月28日,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多达5000余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

“我感觉应该没有什么家长会同意让小孩子去打职业,尤其之前,电竞环境还不是很好,家里一开始肯定是不支持的。我就跟家里说,我就打两年,打不出来的话就算了。”和刘学煌不同的是,从七八岁就开始玩游戏的徐怡然,一直到21岁才进入《王者荣耀》的职业赛场。

其实,刚开始打游戏的时候,刘学煌的家里人是不知道的。后来,家人虽然发现他在游戏方面的天赋,但也并不是非常支持他去走职业这条道路。“最开始也不同意,担心打不出来,有点玩物丧志。但是因为我比较强硬,跟家里人反复沟通了差不多一个月吧,家人拗不过我,只好同意了。”

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后,刘学煌和徐怡然才发现,这和平常自己打游戏完全不同。

“每天中午12点起床、吃饭,下午1点打训练赛,打到2点继续训练、复盘,一直到下午5点半。7点继续训练到10点钟,然后再打训练赛,训练赛打完之后继续训练。12点之后,自己再训练到凌晨2点才去睡觉。”徐怡然说,几乎一周7天有6天都是这样,一年可能也就只有两个周的休息时间。“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打游戏。”

“对于正常人来说,两点算是比较晚的。但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刚刚下班的时间,比较艰苦,也比较乏味。”刘学煌告诉记者,“平常闲暇的时间比较少,一年中陪父母的时间都几乎没有。如果队伍成绩比较好的话,可能一整年的时间都在打比赛。”

除了日常的训练和比赛,刘学煌和徐怡然很少会主动玩游戏。“本身每天都在打游戏,就需要适当的放松一下。这就跟学习一样,你一直学习也会累啊,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在干一样的事情。”

“刚开始拿的是上海最低工资2190元,当时我们都会接一些代练的活,基本上都是靠做代练生活,不靠这点工资。”2017年还在MU战队的刘学煌,都不敢跟家里人说自己的真实情况。“就跟家人说还行啊,这里包吃、包住,没什么问题。”

后来,慢慢打出名堂的刘学煌,逐渐开始受到其他战队的青睐。因为欠薪等原因,刘学煌离开了第一支职业战队。2017年3月,老牌电竞豪门RNG成立王者荣耀分部,刘学煌进入了RNGM战队。当年,凭借刘学煌和队友们的出色表现,RNGM战队不负众望地以预选赛双败淘汰赛的胜者组冠军身份进入KPL。

进入KPL之后,刘学煌的生活才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变。“肯定变好了呀,首先是收入变高了,家里人不用去担心我的吃穿住行了。然后我自己也有能力买车、在我们老家买房子了,定期还可以给家里打点钱啥的。”

针对网络上职业电竞选手动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转会费,徐怡然直言,并不是所有的职业选手都有这么高的收入,这主要看选手的能力和知名度。

上述RNG电子竞技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普通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一年收入大概100万左右,普通的王者荣耀职业选手一年大概五六十万左右。明星选手普遍会高一些,月工资能达到10万左右。但是青训选手就相对来说没有这么高了,差不多每个月六七千左右。

据媒体报道,主流游戏如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选手们的工资收入普遍较高。而冷门的游戏如使命召唤,选手的工资则较低,最低的月薪甚至只有1500元。当然,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并不限于工资,还有直播平台签约金、直播收入、俱乐部工资、比赛奖金等多项收入,但是这些收入的高低与游戏的受欢迎程度密切相关。

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及以上。目前,职业选手的主要收入包括底薪、奖金、绩效奖金,有能力的还可以广告代言和签约直播等。

11月7日凌晨,EDG以3:2战胜DK,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刘学煌有些激动,“因为EDG本身代表的也是中国嘛,反正就特别开心。他们拿了世界冠军,给社会带来了比较大的影响力,我们也要以他们为榜样,争取为国争光。”

就在此前的11月5日,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等8个项目正式入选成为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我们会更加努力,更加严于律己,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热情到游戏里面去。”

“我觉得最艰难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因为我们之前从来没有缺席过季后赛。”刘学煌说,这些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条路,但是今年确实比较艰难,所以他偶尔也会去想想自己退役之后会去干什么。

“退役之后,我准备和朋友去开一个剧本杀店。”刘学煌说,一个电竞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一般就是五六年的时间,有的人职业生涯会更短。可能通过自己努力打了很多年,终于打上了首发,但是打了一两年就告别赛场了。不过,近两年,电竞环境好了很多,很多职业选手退役之后,他们也可以去做游戏主播,当解说,或者加入战队当教练、分析师,都是一种出路。

“电竞让我体验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选择这条路,因为这是我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对于很多幻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孩子,刘学煌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打游戏其实是七分靠天赋,三分靠努力。除非你确实有天赋,有足够的热情能坚持到底,否则就不要轻易的踏入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确实可以说是吃青春饭的。到底是不是真正要走这条路,一定要想好。”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